[湖北日报]“大山里更需要我”,他用坚守照亮孩子们成长路—— “土辉哥哥”十年扎根恩施支教

发布时间:2022-05-05

字体大小:

湖北日报全媒记者 陈会君 翟兴波 雷闯

青春有很多选择。

2012年,大学毕业那年,他24岁,选择登上一列开往武陵大山的列车,到少数民族地区支教。

10年来,他扎根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,从巴东县到建始县,辗转4所(个)学校(教学点),在多所学校代课。

面对多个山外机构的职位邀请,他都说:“大山里的孩子更需要我。”

有人说,他在奉献青春。

他却说:“我在享受生活。”

他就是被学生们称为“土辉哥哥”的袁辉,目前仍支教于建始县高坪镇望坪初级中学。

武陵巍峨,青春笑靥。他用坚守照亮孩子们的成长路,谱写着一曲新时代的青春之歌。

“我要做您的第二副拐杖”

4月的武陵山,野樱漫山遍野,恣意烂漫。

“叮铃——”下课了,在一群天真活泼的孩子们中,袁辉走出教室,他眼眸清澈,笑容灿烂。

“支教的想法,高中时就有了。”他告诉湖北日报全媒记者,在江苏省徐州市第一中学读书时,从电视上看到2004年“感动中国”人物徐本禹的事迹。为了改变山区孩子的命运,徐本禹放弃读研究生的机会,从繁华城市走进贵州大山支教。身为班长的袁辉暗下决心,“以后也要像他那样。”

2012年,袁辉从南京大学历史系毕业,向父母表达去西部支教的想法。他的父母都是工人,对于儿子这个“出格”的想法,觉得有些意外,但表示尊重。

当时,媒体正报道“拐杖老师”谭定才的事迹。谭定才是巴东县清太坪镇姜家湾教学点的代课老师,在偏远乡村坚守三尺讲台二十多载,为大山里的孩子传授知识。2005年双腿残疾后,他拄着拐杖代课,是该教学点唯一的老师。

2012年9月8日,袁辉搭车至巴东县野三关镇,换乘三轮车找到姜家湾教学点。

当时,谭定才正在上课,教室外突然闪现一道身影。一位戴着眼镜、背着双肩包的年轻小伙站在门口,简单的自我介绍后,直接说:“我想到这里支教,做您的‘第二副拐杖’。”

谭定才愣了一下,将信将疑:“一个名牌大学生来山里教书?能待多久呢?”

巴东是国家深度贫困县,山大人稀。姜家湾教学点离巴东县城有3个多小时车程。教学点位于半山腰,生活条件艰苦:不通自来水,只能用盆接屋顶上的雨水;海拔1300多米,冬天寒风凛冽;没有电视、网络。“敝庐何必广,取足蔽床席。谭老师拄着拐杖坚持了这么多年,我也能行。”

6年特别家教,“玻璃娃娃”上了初中

一张床、一张书桌、两条凳子和一个锅,便成了袁辉在清太坪镇的“家”。

两天观摩后,袁辉走上讲台。上午,他给一二年级学生教语文,下午给学前班孩子教数学。

姜家湾教学点共有27个孩子,大多数是留守儿童,不少来自单亲家庭。袁辉利用周末跋山涉水,走访每个孩子的家庭。发现哪家有困难,就悄悄留下一笔爱心款。

一年多后,由于姜家湾教学点学生人数减少,袁辉受邀进入清太坪镇白沙坪小学。

“我年轻,精力充沛,请让我多上点课。”看到白沙坪小学人手紧张,袁辉主动承担三年级和六年级的数学以及四年级的诗词教学任务,每周31节课。休息时,他还到附近的清太坪民族中学、清太坪民族小学和白沙坪初级中学代课。

无论多忙,他每周都要抽时间赶赴“一个人的课堂”,只为他最牵挂的学生:田艳青。

田艳青家住巴东县清太坪镇青果山村5组,今年16岁。记者近日驱车来到田艳青家,她正蜷在桌边,一笔一画写着作业。她的个头很小,看上去只有10岁左右。

田艳青患有一种罕见病——成骨不全症(俗称“玻璃娃娃”)。她告诉记者,在姜家湾教学点上学时,稍有不慎就骨折,不得不辍学。当时母亲张彩林右手烧伤,父亲患病,一家人生活困难。

“不能让一个孩子掉队。”袁辉主动提出,每周无偿上门为她“开小灶”。

支教地点变了,袁辉的承诺没变。

白沙坪小学距田艳青家有8公里山路,步行一个多小时才能到达。

一个冬日的下午,鹅毛大雪。田艳青全家都以为袁辉不会来了,没想到,临近傍晚,他满头白雪站在田艳青家门口,裤腿湿了一大截。补完课,袁辉又摸黑往回赶。

这条“送教”路,一走就是6年。在袁辉的陪伴下,田艳青走出自卑的阴影,顺利上了初中,成绩名列前茅。

她在给袁辉的信中写道:“您没来之前,我的世界是灰暗的;您来后,仿佛有一缕温暖的光照进我的世界。”

“每位学生都是一块璞玉”

2019年9月,袁辉到巴东县民族实验中学支教。一年后,他受邀来到建始县高坪镇望坪初级中学。

三尺讲台,是袁辉的挚爱。讲安史之乱,他导入白居易的《长恨歌》;讲贾岛的《剑客》,他找来墨镜与玩具剑当道具,看谁更有剑客风范,合乎诗中情境;讲生命安全教育课,他将知识点设计成情景剧,让学生上台“演出”……高坪镇中心学校校长梁爱文说:“袁老师不愧是名校毕业,讲课有新意,学生喜欢听。”

袁辉认为:“每位学生都是一块璞玉,只要因材施教,就能发光发亮。”

“小棉花”学习成绩一般,但很会爬树。袁辉特意组织一场爬树比赛,不出所料,他摘得桂冠。袁辉为“小棉花”颁发在网上定制的“奥斯卡小金人”奖杯。从没得过奖的“小棉花”受到莫大鼓舞。从此,老师们发现,“小棉花”课业学习积极主动多了。

一位学生是“左撇子”,他母亲十分焦虑,训斥他不成器。袁辉让所有小孩一起用左手和右手同时写“3”,启发大家:“左手写字也行,只是每个人习惯不一样。”他还讲述世界上用左手写字的名人故事,帮其找到自信。

2020年,学生卢玉娇考上中国人民大学。2021年,她发起“千笔书信、冬日温情”活动,61位中国人民大学的学生与望坪中学的学生互通书信,交流心得。“感受到袁老师的爱,我也想为大家做点什么。”卢玉娇说。

“我在享受喜欢的生活”

袁辉的黑色羽绒服上,有一只十分不相称的玫红色“小猪佩奇”。

他解释,衣服被树枝刮破了,舍不得丢弃,于是到裁缝店请阿姨帮忙缝补。

每个月,他有1000多元补贴,大都用在孩子们身上。他还捡学校废旧快递包装纸盒卖,给孩子们买学习生活用品。

他的朋友圈几乎被学生霸屏。踢足球、徒步、去海南文昌观看火箭发射……全是他和孩子们一起的图片。

金子般的心,换来金子般的情。乡亲们把袁辉当亲人,每到年底吃杀猪饭,争相邀请袁辉。袁辉要回江苏老家过年了,大家把家里最好的腊猪蹄、熏肉塞给他。

这些年,袁辉获得很多荣誉:“中国青年志愿者优秀个人奖”“中国好人”“中国青年五四奖章”……

荣誉对于他的意义,就是用来宽慰父母。他给母亲发信息:“立身行道以显父母。为儿子骄傲吧!”如今,父母更多的是理解:“这是他喜欢的生活,我们支持。”

袁辉卧室的书桌上,不少根雕、石头印章等物件;书柜里,堆放着文学、历史、哲学等各类书籍。寂静的夜晚,一盏灯,一本书,陪伴他思接千里。

10年大山生活,袁辉的脸上过早有了皱纹,但削瘦的身上依旧充满激情。

“他神采奕奕,步履坚定,像太阳一样从大山升起……”这是一位哲人的话,他铭记在心。

他经常爬山,一口气爬到山顶,山风扑面,令他沉醉。

巍巍武陵,天阔云舒。眼前,孩子们嬉戏奔跑,像一只只雏鹰振翅高飞,翱翔在山间。

有人问:“如果在大城市工作,有房有车有存款。你现在这些都没有,心里平衡吗?”

袁辉说:“如果为了物质,我不会来这里。陪伴孩子们成长,很有价值。大山里更需要我。”

【长江巴东网版权与免责声明】
1、凡本网原创作品,版权均属长江巴东网,未经授权不得转载,摘编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来源,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责任。
2、凡本网注明来源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,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。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,可与本网联系,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。
3、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,请在30日内进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