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回母校

发布时间:2020-10-31

字体大小:

范宏霞

我其实很喜欢把自己放归山野,漫无目的地闲逛,哪怕是在深秋,层林尽染也好,满目萧瑟也好,对我来说都有草木的清新和泥土的芳香。随便走一走,天高云淡,微风轻抚,都会让我情不自禁地欢呼雀跃,觉得这才是我想要的美好时光。只是这些年,我确实太宅了,不爱出去也不爱见人,也不知因此错过了多少美景与心情,又尘封了多少往事和思念!

上个周末,因为工作原因,我约了几个朋友和同学前往巴人河,途中临时起意说去曾经的学校看看。同学很是惊讶,我回巴东五年时间,竟然一次也没有去过20多年来一直魂牵梦绕的母校——茶店职高。真是毫无预见地来到这里,下车踏上那块土地,记忆的闸门就哗地被冲开,热泪涌上眼眶,许多往事奔来眼底。

校园已经改了模样,变成了现在的巴东特校,校门口新增了许多房子,有了规范大气的校门;原本坑坑洼洼、土石结合的大操场变成了塑胶地面;急急地四处张望,我们亲手植下的那些小树不见了;曾经的教学楼、宿舍、食堂,还有食堂边那条通往山上的小路,也不复存在。

庆幸的是两边的山林和梯田坎依旧,老师的宿舍楼还在,但明显重新装修过,我反复在脑海中比对了它以前的样子,默默地在心里暗合了几位老师曾住的房间。我们幽默的数学老师那时就住在这栋宿舍里,一楼的第三间。刚开学那会儿,他还没记住我们的名字。每次我去交作业本,他都会问:你叫什么名字?我是学习委员,他当然得先知道我是谁嘛!

对面的小山上,有位同乡的老师住在上面,那时他才二十多岁吧。坐在教室,便能看到他从山上,一袭白衣,款款走下来……我从小就是个爱幻想的女孩,这样的镜头,似乎萌发了我最初的诗心。

小山下面便是食堂,与我们的教室咫尺相隔。记忆犹深的是那一个才两毛钱的馒头,又白又大,又酥又软,它的香气时常在早晨飘满整个校园。惹得同学们似乎随时都在等待下课铃响,好冲在最前面,第一个拿到热气腾腾的它……

同行的朋友似乎有点不敢相信:你就是在这个学校上了一年高中,然后就下学了?

我说是的。虽然我只在这里读过一年书,但在我心底,她一直是我最敬爱的母校。

当年我考取的本来是农校,还是最后一届包分配的中专,最后因为家里太穷,没有凑够学费,我便来到了相对便宜的茶店职高。在很多人的眼里,我的命运也因此被改写,而当时的我却并没有多少失落,相反因为读了那时最洋气的专业“微机班”而兴奋不已。

当年的我们,来自全县的八百里山川,没了家长的束缚,也没了高考的压力,虽然没考上“铁饭碗”,但在这里“混”几年再出去打工,手里好歹也有个高中毕业证,一切似乎都无忧无虑,“早恋”的便多了起来,一放星期,他们就成双成对出去压马路,或是在教室里组队唱歌,清一色的“阿莲,你是否能够听见”……回想起来,那真是个纯情的年代呵。当然也有因为中考失利,来这里发奋苦读的,后来有不少同学就是从这里考了出去,圆了自己的大学梦。

说实话,茶店职高应该是当时全县最不好的高中了,据说按办校顺序定名为七中。但儿不嫌母丑,我也从来没有嫌弃过我的学校,她是我走出大山深处的泗井后离城市最近的地方,是她让我近距离接触了城市的气息,是她给我上了关于感恩和付出的人生第一课。多少年过去,我对老师和同学们的怀念,对她点点滴滴的感情,都像初恋一般美好。

然而,造化弄人,我在这里,只停留了短短的一年。

上学不久,我的父亲突然离世,天一下子塌了,我失去了唯一的依靠。我家姊妹三个,那时姐读师范,弟上初三,都是全县前几名,妥妥的学霸。父亲走后,家乡有人以村委会名义,给学校团支部写了一封“无可奈何,催人泪下”的信,估计是怜惜我的某位老师写来的。他知道,作为一个农民家庭,原本供三个学生就已经举步维艰,父亲这一走,我们中间必定有人要辍学回家,第一人选肯定是我。

学校知道我的不幸遭遇后,立即组织了捐款,并免了我200元“上机费”,还有以后两年半的学费。那时我们每天的生活费才两块钱,可老师们大多捐了50元,部分同学还捐了10元、20元,家境也不宽裕的同学,就捐了黄黄绿绿的一堆餐票……

可惜我依然没有坚持下来,读完高一,我还是被迫辍学了。

二十多年过去,那些10元、20元的人民币,那堆黄黄绿绿的餐票,时常在我眼前飘来飘去;老师们激情飞扬的授课,同学们在废纸板上的“键盘”练五笔打字的情形,我们在操场上植下的那些小树……时常在我脑海中浮现。

几乎每年,我都会一两次梦回学校,或上课,或考试,或与同学们下河游玩,甚至还多次梦中拿到大学通知单,并激动得醒来。我得承认,我对茶店职高有着根深蒂固的情感,那短暂的一年学习生活,让我对她并不比我对小学初中母校的感情浅。

如今再回到学校,二十多年一直念念不忘的心情一下子涌上来,五味杂陈。当年辍学以后,相当长一段时间里,我心里有一个“梗”,久久无法释怀。最最忘不掉的,还是老师和同学们的无私帮助。每次急急地想回来,不过是想看看当年没有来得及道别的老师和同学,是想重新走走曾经踏足的那些角角落落。有时候,又不得不将这一切深深地隐匿心海,希望那些伤痛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消减。

的确是这样,当真真切切的再次回到母校,失落伤感只是些许,曾经无奈辍学的幽怨也早一扫而光,带给我的更多的是兴奋。我更多地想在操场上奔跑几圈,想在这里多待一会儿,再多待一会儿。

我久久徘徊在宿舍楼前,想起当年8人共有一个房间,还有上下铺传出的笑声;想翻过它后面的梯田坎,去看看那棵油柿子树上红红的果实;想爬上后面的小山,瞧瞧当年的养猪场还在不在;想去校门口看看,香娃子的小卖店还在开没有……

人生,来来往往,兜兜转转。需要感恩的,是曾经的学校,曾经的老师和同学们,是他们带给我最美的时光,最好的回忆。

我也知道,只要有缘,我们还会再遇见。

值班编辑:邓毅 责任编辑:严玉玲 校对:廖薇子
【长江巴东网版权与免责声明】
1、凡本网原创作品,版权均属长江巴东网,未经授权不得转载,摘编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来源,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责任。
2、凡本网注明来源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,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。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,可与本网联系,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。
3、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,请在30日内进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