舅姥姥的苞谷饭

发布时间:2020-12-24

字体大小:

廖薇子

苞谷饭是恩施地区一种粮食作物。我是吃苞谷饭长大的。

小的时候隔三差五,舅姥姥就会用擂子磨苞谷面。擂子是石磨的一种。老家有两种石磨,磨干粉的叫擂子,磨浆汁的叫磨子。擂子要比磨子大得多重得多,往往要两个人一起使力才推得动。

面磨好后,用竹筛筛,留在竹筛内的是苞谷皮和没磨细的苞谷颗粒,多用来喂猪、喂鸡鸭,筛下来的苞谷面很细,可以与大米或其它杂粮一起,或蒸或煮,做成美食。

做苞谷饭是一门技术活。先将甑子放入有水的锅中蒸,待甑子“来气”了,才将苞谷面舀入甑中,盖上盖子蒸。蒸到差不多了,母亲揭开盖子,吹散大股热气,再对着苞谷饭一吹,说声“透了!”随后将苞谷饭倒进准备好的竹簸箕里。此时的苞谷饭还不能吃,太干太硬,得“返甑”,就是在簸箕里把蒸过的苞谷饭再研细些,并凭经验加上些水拌匀,重新装进甑子蒸一遍。

苞谷饭是粗糙的,有些磨舌头,舅姥姥有时在蒸苞谷饭时掺点大米,做成“蓑衣饭”。我吃“蓑衣饭”的时候,总是偷偷地将饭碗平摇几下,大颗的大米饭就浮在了上面,我就挑上面的大米饭吃。

舅姥姥心灵手巧,她还能把苞谷做成苞谷糊、苞谷粑粑,最吸引人的,是做成爆米花。她在柴火灶上,大铁锅里炒热半锅河沙或是食盐,再将苞谷粒倒进去,不停地翻炒,锅里就噼里啪啦热闹起来,爆开的苞谷粒又好看又好吃。不时掏出来吃一颗,幸福极了。

【长江巴东网版权与免责声明】
1、凡本网原创作品,版权均属长江巴东网,未经授权不得转载,摘编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来源,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责任。
2、凡本网注明来源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,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。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,可与本网联系,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。
3、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,请在30日内进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