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黄和“她”的6个“子女”

发布时间:2020-11-30

字体大小:

记者 阙晋伟

 10月18日,凌晨1点多,阿黄安全诞下6“子女”,让我和爱人感到欣喜万分。

 阿黄原本是一只流浪狗,4月初流浪至我们楼下,也许是与狗有缘,阿黄在我们门前“赖”了下来,摆出一幅求收养的姿态,大有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意味,让人不忍心驱逐、追赶。

就这样,阿黄安了家,因为“她”全身通黄,为了表示亲昵,爱人为其赐名——阿黄。

 自儿时起,家中就喜欢养狗,黑子、米勒、小白、哈利……在我童年记忆的长河中留下难以磨灭的印记,遛狗、喂狗、打理毛发、带狗洗澡……也构成了父亲养狗日常的点点滴滴。2018年,因拆迁原因,养狗成了奢望,父亲把哈利寄养在舅舅家中,在平时开视频和父亲聊天时,他还会有意无意的向我提起哈利,从言语神态中能看出父亲有不舍。

 当然,我也有不舍!

 2018年9月份,我来到巴东工作,因为有太多不便,养狗也一直未提上日程。

 终于,阿黄的到来让我感到养狗计划有望重启。还好爱人、岳父、岳母都是爱狗人士,岳父爱狗的疯狂之举和父亲相比也是不相上下。

 阿黄正式定居,为工作之余的生活平添了许多乐趣,喂狗、遛狗、带领家中小孩到阿黄住处打卡……美好得以延续。

 不知什么时候,阿黄有了“身孕”,我们对“她”更加上心。

 万物有灵。10月17日,晚饭后,我们一家人在楼下散步,阿黄突然跑来,咬着岳父的裤腿,往“她”住处的方向扯去,我看的一脸懵,岳父说估计阿黄是要下崽了,担心“子女”受冻。

 随即,我们回到家中拿来即将淘汰的床单和衣物,为阿黄重新归置了住处。当晚,担心阿黄下崽,岳父迟迟不肯入睡,一遍一遍的往阿黄住处探望。

 凌晨1点多,果然不出岳父所料,阿黄诞下6“子女”。后来,为了满足阿黄及其“子女”日常吃喝,我们一家人便在各种宴席上打包。

 在大家的精心照料下,阿黄奶水充足,6个“子女”,茁壮成长。为了防止阿黄“子女”再次沦为流浪狗,岳父和岳母逢人便问有没有人愿意收养小狗。功夫不负有心人,好心人士不断上门,一个月内5只小狗全都有了归属。

 如今,只有一只小狗——小蛋黄,同阿黄一起生活。

 闲暇时间里,养狗让生活变得不枯燥无味,也让心灵得到慰藉。

【长江巴东网版权与免责声明】
1、凡本网原创作品,版权均属长江巴东网,未经授权不得转载,摘编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来源,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责任。
2、凡本网注明来源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,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。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,可与本网联系,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。
3、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,请在30日内进行。